京滬高鐵20億款項被挪用的真相是什么?

產(chǎn)品資訊:2009-11-20

如果您正在尋找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或有其他任何問(wèn)題,可隨時(shí)撥打我公司銷(xiāo)售熱線(xiàn),或點(diǎn)擊右方按鈕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報價(jià)!

全國統一銷(xiāo)售熱線(xiàn):0371-66699999

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

記者用心獲得的一份名為《審計移送處理書(shū)》的文件,其中披露,上海江橋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(以下簡(jiǎn)稱(chēng)江橋城投),以京滬高鐵名義獲取銀行款項20億元,其中13.2億元用在了土地開(kāi)發(fā)等無(wú)關(guān)項目上。

這件被國家審計署定義為“挪用征地拆遷資金”的20億元巨款違規事件,已被層層上報。

雖然有關(guān)京滬高鐵在上海市境內征地拆遷相關(guān)問(wèn)題已有審計署移送給上海市政府,但截至目前,圍繞20億元挪用的信息一直未向公眾披露,在國家審計署2010年第2號《京滬高速鐵路建設項目跟蹤審計結果》中也未見(jiàn)提及。

根據本報記者從各方得到的消息,上海市主要領(lǐng)導已對此20億元的相關(guān)報告《審計移送處理書(shū)》連續批示三次,并責成市區鎮三級紀委和審計辦成立專(zhuān)題小組“調查核實(shí)”。

但參與處理此事的上海方面人士告訴記者,江橋城投涉嫌“違規”使用款項一事,事出有因,但又被認為“情有可原”之處。本報記者調查發(fā)現,在4萬(wàn)億項目加速進(jìn)行的現實(shí)下,由于地方配套資金未能按時(shí)撥付,造成地方拆遷等費用存巨大缺口。這一背景頗為耐人尋味。

i新消息還顯示,江橋城投將于4月30日之前歸還剩余14.8億元款項,更進(jìn)一步的跟蹤審計將于5月開(kāi)始。

20億元巨貸:冒用京滬高鐵之名?

初的審計端倪,始于2009年春夏之交。彼時(shí),京滬高鐵在各地的審計陸續啟動(dòng),其中上海段的京滬高鐵主線(xiàn)由審計署深圳特派辦審計,動(dòng)車(chē)段由上海特派辦審計。

20億元款項正是出現在了京滬高鐵的專(zhuān)項賬戶(hù)里。從來(lái)源看,20億元款項分別來(lái)自光大銀行嘉定支行(15億元),華夏銀行嘉定支行(5億元)。

在性質(zhì)上,這兩筆款項皆為流動(dòng)資金款項,期限分別是1年和2年??铐椫黧w為江橋城投,沒(méi)有提供任何抵押物,僅有江橋鎮財政提供了“擔保函”,屬于授信類(lèi)款項。

“我們當時(shí)覺(jué)得京滬高鐵是個(gè)良項目,也核實(shí)了江橋鎮參與京滬高鐵拆遷是否真實(shí)。但對于京滬高鐵的‘專(zhuān)款專(zhuān)用’沒(méi)能準確理解?!惫獯筱y行嘉定支行行長(cháng)對本報記者說(shuō)。

審計相關(guān)人員正是從20億元進(jìn)入此賬戶(hù)開(kāi)始,追蹤發(fā)現了此后的“挪用”現象。

在款項下發(fā)之后,其中13.2億元撥付到江橋鎮紅光村等11個(gè)村委會(huì )賬戶(hù),用于拆遷費用。但此后的資金流向沒(méi)有按照這條既定的軌道進(jìn)行,被立刻轉入了江橋城投和上海江橋資產(chǎn)經(jīng)營(yíng)公司(此兩個(gè)公司為一套人馬兩塊牌子)名下。

審計署的相關(guān)文件顯示,這些資金被“挪用”于四個(gè)方面,分別是江橋萬(wàn)達項目土地開(kāi)發(fā)資金2.344337億元,水產(chǎn)品養殖場(chǎng)安置廠(chǎng)地動(dòng)遷款2.1070億元,慧創(chuàng )商務(wù)中心及市政配套項目工程款4271萬(wàn)元,出借給大連萬(wàn)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1億元用于競買(mǎi)江橋萬(wàn)達項目土地使用權。

“我們當時(shí)確實(shí)面臨較大的付款壓力,借用京滬高鐵名義是經(jīng)過(guò)了鎮政府班子的集體討論決定,屬于鎮里使用資金‘打統賬’?!苯瓨虺峭敦撠熑私忉屨f(shuō)。

相關(guān)銀行行長(cháng)向本報記者透露,銀行已經(jīng)對于政府融資平臺的款項比較謹慎,授信十數億元屬于非常少見(jiàn),與其借用“京滬高鐵”的名義有關(guān),“一般項目的款項也就2-3億”。

但地方的“相機”選擇,看似合理卻可能觸犯了相關(guān)規定和有關(guān)法律?!秾徲嬕扑吞幚頃?shū)》明確表示,“上述做法不符合《款項通則》和《土地管理法》相關(guān)規定?!?/p>

重大項目進(jìn)村:地方融資平臺之惑

京滬高鐵賬號本有嚴格規制。根據京滬高鐵建設協(xié)議,上海境內動(dòng)拆遷費用均由上海方面的出資主體申鐵集團通過(guò)市區鎮三級專(zhuān)項賬戶(hù)下發(fā),除此之外不允許任何資金進(jìn)出專(zhuān)戶(hù)。

但由于京滬高鐵的建設時(shí)間又從5年壓縮到了3年。而正式確定京滬高鐵在市區三級的包干協(xié)議未下發(fā)之前,來(lái)自申通的動(dòng)拆遷資金下發(fā)總是晚于拆遷進(jìn)度,需要鄉鎮財力墊付部分資金。

這即所謂江橋城投面臨的融資困境,與其他大項目進(jìn)村的鄉鎮政府投資平臺一樣,普遍遇到了類(lèi)似困境。

對于江橋來(lái)說(shuō),其所面臨的遠不止京滬高鐵一家。處于上海北部城郊結合部的江橋鎮,是京滬高鐵項目上海段的主要動(dòng)遷城鎮,還橫貫了滬寧城際、滬杭客運專(zhuān)線(xiàn)多個(gè)重大基建項目。

從2007年開(kāi)始,巨大的拆遷發(fā)展壓力,使得江橋鎮政府的融資平臺江橋城投的融資規模迅速翻番。

江橋城投的負責人表示,2008年8月其有數筆融資即將到期,但并無(wú)更新的項目可以繼續融資,資金周轉困難。當時(shí)江橋鎮面臨著(zhù)支付大約總額為20億元的兩個(gè)動(dòng)遷小區拖欠的建設費,另有大連萬(wàn)達等地塊大約5億元左右的凈地動(dòng)遷費用,以及全鎮人口的鎮保費用等。其中有數項已經(jīng)達到了必須支付的時(shí)間點(diǎn)。

在上述種種融資壓力之下,江橋城投的融資壓力已經(jīng)從2006年的8億,迅速躥升到目前的20億元。

在這個(gè)財政狀況之下,抓住“京滬高鐵”的名義款項,成為“鋌而走險”的“救命稻草”。對審計署定義為“挪用”巨款的性質(zhì),江橋城投負責人表示,“我們出于融資壓力,確實(shí)使用了京滬高鐵的名義去款項,但沒(méi)有挪用京滬高鐵的專(zhuān)項資金”。

作為動(dòng)拆遷一線(xiàn)的基層政府,江橋鎮的困難似乎得到了上級政府的理解。在今年2月11日由上海市建交委和嘉定區聯(lián)合下發(fā)的《關(guān)于江橋鎮京滬高鐵動(dòng)遷配套房建設的調查報告》中,提及江橋鎮承擔了京滬高鐵嘉定段的主要任務(wù),動(dòng)遷土地共約4000畝,動(dòng)遷總量占全區動(dòng)遷量的85%以上。

該文件因此解釋了江橋鎮“迫于動(dòng)遷配套壓力”,采取了土地未批先用的做法。但并未提及20億元“挪用”一事。

一位參與相關(guān)審計的人員則匿名表示,“按照常規,我們會(huì )出具處理意見(jiàn)書(shū),但是我們僅僅是審計移送,沒(méi)有出具具體意見(jiàn)?!逼浔硎?,這樣的處理方式也一定程度上表達了對江橋城投做法的“網(wǎng)開(kāi)一面”。

2009年10月,上海市紀委針對此事成立了專(zhuān)門(mén)的調查組,1月25日,上海市政府召開(kāi)了專(zhuān)題會(huì )議,確定提前歸還所有款項。

根據記者了解,江橋城投準備采取以新項目“轉貸”的方式,在不新增款項的情況下,借用其他融資平臺歸還款項。

在線(xiàn)留言

如果您正在尋找相關(guān)產(chǎn)品或有其他任何問(wèn)題可隨時(shí)撥打我公司銷(xiāo)售熱線(xiàn) 0371-66699999您也可以在下面給我們留言,我們將熱忱為您服務(wù)!

24小時(shí)服務(wù)熱線(xiàn) 0371-66699999

獲取報價(jià) 生產(chǎn)線(xiàn)配置 售后服務(wù)

7*24 小時(shí)為您在線(xiàn)服務(wù) 點(diǎn)擊在線(xiàn)咨詢(xún)

預約服務(wù) 設備、物料咨詢(xún)

總部地址 中國鄭州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區檀香路8號

專(zhuān)車(chē)接送 廠(chǎng)區實(shí)地考察

獲取參數表 領(lǐng)取優(yōu)惠報價(jià) 預約實(shí)地考察 免費定制方案 現貨直供 0371-66699999 免費詢(xún)價(jià)
紅星集團公眾號 ×